【鄭重提示】近日有有部分境內公司冒充本公司名義,征集藝術品,又有冒充本公司官方網站,請全球藏品注意,謹防受騙。如有受騙請找當地執法部門舉報。本公司正規合作單位名單(全球代理)等單位。[solemn note]In recent days, there are some domestic companies posing as the company's name, soliciting works of art, and posing as the official website of the company, please pay attention to the global collection, beware of being cheated. Please report to local law enforcement if you are deceived.
天价拍品
热点推荐
点击看大图
拍品信息
藏品名称
明宣德 青花鱼藻纹十棱菱口大碗 2.29亿元成交_
起拍价
HKD:
成交价
HKD:2.29億
类别
瓷器
年代或作者
明宣德
预展时间
规格
直径:23cm
预展地点
香港会议展览中心展览厅1(新翼)湾仔博览道1号
拍卖会名称
2017年春季拍卖会
拍卖时间
2017-04-05 00:00
拍卖地点
香港会议展览中心展览厅1(新翼)湾仔博览道1号
拍卖公司名称
香港皇室貴族拍賣有限公司
拍品描述
拍卖时间:2017-04-05
拍卖公司:香港蘇富比拍卖有限公司
拍品介绍:明宣德 青花鱼藻纹十棱菱口大碗  229,037,500元成交,直径23cm。
       宣窑青花鱼藻纹大盌,深壁外撇,绘饰卓绝悦目,柔光温蔼,沦肌浃髓,让人不禁倾心。无论纹样、画工、器形、尺寸,举世无能出其右者,传世绘相同鱼藻纹之宣德盌,只有台北故宫博物院藏两例可资比较,然尺寸皆较小。鱼藻纹虽属常见中国瓷器饰样,但如此妙作花口之盌,起伏之间,互映交辉,彷佛水光潋滟,添绘游鱼栩栩如生,诚陶冶神品。
北宋末年,宫廷画师刘寀擅画鱼,或因此造就宋代以降绘鱼藻图之风,自此以鱼为题之水墨作品,即使未必俯拾皆是,却为人所识。当中传为刘寀笔下者,又以圣路易斯艺术博物馆藏《落花游鱼图》最负盛名(97:1926)。鱼居水中,不便微察细观,因此画鱼又较其他禽鸟写生更艰。凭空想象却能捕捉个中神髓,画得游鱼自得,难能可贵。
道家经典《庄子》中,有载庄周(公元前约369-约286年)与儒者惠子就「鱼之乐」的机智对辩,脍炙人口。庄子见鱼悠游水中,称鱼之乐,惠子反问「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反复答辩后,以庄子智答「子曰『汝安知鱼乐』云者,既已知吾知之而问我,我知之濠上也」作结。
此后「鱼之乐」一词,成为无拘逍遥的象征,长久以来对中国文人而言,别具意涵,既是仕宦遥不可及的幻梦,也是隐士看破世尘的人生。尽管宣宗并没以道学自居,明初道学盛行,藩王崇道,惹来非议,朝臣数度奏疏,求禁道观兴造(Richard G. Wang,《The Ming Prince and Daoism. Institutional Patronage of an Elite》,牛津,2012年)。
搁下道学奥义,只观此盌之美,也足矣。神绘丰鱼四尾,畅泳水藻池莲之间,悠然自得,投入细赏,彷佛置身其中,可感其安、知其乐。四鱼两两相对,一面画鲤,一面绘鳜,各迎一鲂,品种稍异。如此盌上所绘,鲂鱼成年后头上多有隆起肉瘤。此四鱼种,自古为中国羹食,鲤、鳜较多见于瓷器纹饰,绘鲂鱼者却罕。芙蓉绽放、蓓蕾羞含、莲房盈积、枝叶延展,或开或合,或嫰或枯,聚蓄成丛,三大两小,并缀曲藻纤长、浮萍缱绻、落红寥寂,间饰游鱼之中,意雅趣真。落花,或暗与宋代鱼乐相呼应。刘寀笔下,花压枝头,游鱼嬉逐落红朵朵。此盌深壁菱口,巧作十棱,峰岭流丽利落,器足随形起伏,犹如柔波微浪,生意更是盎然。
艺匠绝技巧工,擅用钴青浓淡分五色,层次丰富多变。靛蓝画骨,浅青敷色,尽写游鱼妍姿。至于莲叶,则以针剔钴蓝,露纤白脉络,大叶曲沿上更缀苔点,巧匠或蓄意增其窑烧黑疵,营造盛极将枯、夏尽临秋之势。
明宣宗朱瞻基,力兴艺文,擅于绘事,御笔所画设色水墨《莲蒲松荫图》,描写梗茎立鸟,莲塘寛叶,其曲沿点苔,荣中带枯,与此盌所绘异曲同工,详见柯律格及 Jessica Harrison-Hall 编,《明:皇朝盛世五十年》,大英博物馆,伦敦,2014年,页177,图154(图二)。
有元一朝,荷塘纹饰已甚盛行,为景德镇窑匠所用,当中尤以青花大罐最是出色,例见大阪东洋陶磁美术馆安宅旧藏青花鱼藻纹罐,载于《东洋陶磁の展开》,东洋陶磁美术馆,大阪,1999年,编号33。此盌艺匠似乎直接从元代青花鱼藻纹雏本取得启发,此举于宣德青花上极为罕见。盌上四鱼,论品种,与纽约布鲁克林艺术博物馆藏罐或2002年展于伦敦埃斯卡纳齐古董行之罐所绘全然相同。而此盌上莲叶曲沿点苔,也是早现于元,例见一著名元代青花荷塘鸳鸯罐,原属 Oscar C. Raphael 雅蓄,现为剑桥费兹威廉博物馆所藏。上述两青花鱼藻纹罐,则分别录于《Chinese Art under the Mongols. The Yüan Dynasty (1279-1368)》,克利夫兰美术馆,克里夫兰,1968年,编号155,以及《Two Rare Chinese Porcelain Fish Jars of the 14th and 16th Centuries》,埃斯卡纳齐古董行,伦敦,2002年,编号1,后书更将之与大阪、纽约所藏鱼藻纹罐三器并排刊录,又比对水墨鱼藻图,其中一画正是刘寀的《落花游鱼图》,文中康蕊君与王嘉慧就鱼池之饰有进一步的讨论。剑桥费兹威廉博物馆所藏青花莲塘鸳鸯罐,图则可见于 Margaret Medley,《Yüan Porcelain and Stoneware》,伦敦,1974年,彩图C。
据藏品清单,台北故宫博物院贮两件器形、纹饰与此相同之宣德青花鱼藻纹盌,当中或只其一曾出版于录,比例上较本器浅,且盌径更小(18.4公分),收录于该院展览《明代宣德官窑菁华特展图录》,台北,1998年,编号140(图一),藏品清单则可参见《故宫瓷器录》,台北,1961-6年,第二辑:明(乙),页124。然公私收藏中,未见有与本品纹饰、造型、尺寸全然相配之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