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重提示】近日有有部分境內公司冒充本公司名義,征集藝術品,又有冒充本公司官方網站,請全球藏品注意,謹防受騙。如有受騙請找當地執法部門舉報。本公司正規合作單位名單(全球代理)等單位。[solemn note]In recent days, there are some domestic companies posing as the company's name, soliciting works of art, and posing as the official website of the company, please pay attention to the global collection, beware of being cheated. Please report to local law enforcement if you are deceived.
天价拍品
热点推荐
点击看大图
拍品信息
藏品名称
北宋 汝窑天青釉洗 2.94亿元成交_
起拍价
HKD:
成交价
HKD:2.94億
类别
瓷器
年代或作者
北宋
预展时间
规格
直径:13cm
预展地点
香港会议展览中心展览厅1(新翼)湾仔博览道1号
拍卖会名称
2017年秋季拍卖会
拍卖时间
2017-10-03 00:00
拍卖地点
香港会议展览中心展览厅1(新翼)湾仔博览道1号
拍卖公司名称
香港皇室貴族拍賣有限公司
拍品描述
拍卖时间:2017-10-03
拍卖公司:
香港蘇富比拍卖有限公司
拍品介绍:北宋 汝窑天青釉洗, 294,287,500元成交,直径:13cm。北宋晚期御瓷汝官窑,造于河南汝州,今宝丰县,近千年来地位至高,实为神品,乃中国历史之珍,显中国哲学之华,集中国美学之粹。汝瓷小巧朴雅,温婉隽永,不仅代表中国陶瓷艺术之真髓,历史意义更是深远,古今名藏均以其为首,然珍稀无比,一器难求。
此件汝官窑笔洗,釉如凝脂,天青犹翠,冰裂莹澈,器形巧致雅绝,底见三芝麻花细小支钉。为台北鸿禧美术馆旧藏,通器完美臻善,当属汝官瓷之范。
与南宋杭州官窑瓷相异,汝瓷特征极为明确,然釉色仍有多样变化,可见淡蓝乳青无纹者,一如香港苏富比2012年售出之葵花式洗(见以下名录编号29),亦有莹亮晶透,青翠泛蓝,细披冰裂开片纹者,即如本品。早明曹昭《格古要论》尚前者无纹,南宋杭州官窑则似以后者为典范,二者均极为珍罕,两造之间更见各式釉色变化,色有淡灰者、开片遍布,或片纹染深,但釉面乳浊不透者。
无论物换星移,此件汝官窑笔洗臻美耀眼,仍属传世汝瓷之最,釉色相近者如大维德基金会藏品(53)、罗斯卡博物馆藏一对圆洗之一(57)及 Princessehof Keramiek 博物馆藏例(59)。观传世汝瓷名录可知,如此釉色仅能见于尺寸较小且造形素雅之器,而尺寸较大或器形繁复者,其釉色往往略偏,不若典型,一如大维德基金会藏知名长颈瓶,汪庆正因而曾质疑其汝窑身分(汪庆正等,1991年,页116)。
逾九百载,历经千秋万代之珍爱细藏,此汝官窑笔洗方可保存得如此尽善完美。汝瓷稀若晨星,据传世名录可见,汝窑从未大规模烧制,同一器形往往仅见一、二例,造形简素者,则尺寸各异,底作三或五颗支钉等。例如存世五件瓶器(编号1-5),仅有二瓶造形一致;六件水仙盆(编号6-11),可至少分类为二种尺寸;三件香炉之一(编号14),远较另二器(编号12-13)为大;三十三件笔洗(编号30-62),器形可见些微差异,尺寸自12.3公分至16.7公分不等,无统一规范。
异于南方龙泉地区可长达百米之龙窑,汝窑烧造于仅止两米长之馒头窑,不同于定瓷类节省空间之覆烧方法,汝瓷采立烧,且各器制于独立匣钵中,更使空间局促。窑匠小心翼翼于窑具上平衡泥坯,以三或五颗细小支钉支撑全器,困难重重,烧造成功者遂少。汝瓷多需二次入窑,先素烧,复釉烧。釉面开片纹乃出窑冷却时,釉与胎身之收缩速度不同所致,起因偶然,却成汝瓷特色。烧成如同天然宝石结晶般闪烁迷人之冰裂釉色,却仍需天时地利,非人为可控制。
汝瓷引古思、忆史训,辉映北宋徽宗一朝(1101-1125年在位)汴京之盛,艺诣文风至高;又让人痛念南宋高宗(1127-1162年在位)迁都临安,外患交迫,仍试图于杭州再造大宋荣光。
学者相信官汝窑之烧造时间极短,普遍认为或只廿载,约于北宋哲宗(1086-1100年在位)至徽宗二朝之间。陈万里专文(陈万里,1951年)述应为1086年至1106年一说,广得认同,但仍有少数学者持他论。虽无记载帝王直接命烧汝官瓷,史料有录朝廷嫌河北定瓷口沿有芒,敕另设官局烧青瓷,窑建河南汝州,或开御瓷订烧先例,弃前从各处贡瓷中择佳之法。
汝瓷素雅不艳,含蓄实华,呼应宋人尚真、顺应万物之世界观。如此品味为北宋思想家王安石(1021-1086年)所尚,布衣粗食,朴简归真,深切影响当时文人画家,不同于画院派华丽构图与繁复技法,他们笔下线条简约,描写自然乡野,朴拙而意趣横生。一如宋时画家绘山水重云氤之美,瓷匠亦追求烧出「雨过天青色」,而唐代所尚如玉之浓翠绿。瓷虽非宝石黄金之贵,经过高温窑烧而得的柔美釉色,偶然自来之晶亮冰裂,一切顺应自然,朴实而绮丽,深深应合中国文人之德。宋人赏瓷,评其器形、釉料、色泽、触感,彷佛早已预言简约主义的到临,不论是风格或技术,至今仍是艺人工匠们的灵感泉源。对雅瓷的追求,始于宋时文人墨客,未几传至内府,渐同此好。
女真南侵中原,北宋衰亡,汴京失守,迁都杭州临安,汝窑定窑同告陷没,内廷欠乏佳瓷,高宗遂于杭州新设官窑,依样照造仿故汝。此件汝官窑笔洗之天青釉色及冰裂纹,即得南宋官窑致力摹效(可比较国立故宫博物院藏品:台北,2016年,图版II-2、II-7、II-11及12、II-42及43)。
绍兴二十一年(1511年),宋高宗得重臣张俊奉进汝瓷十六件,如此重礼可知张氏权重显赫,且忠心不二,得后人记载(《武林旧事》,通书记杭州旧事,周密着,1232-1308年)。北宋汝瓷只供御廷,仅有拣退之品出售,殊不可得,张氏何以能得十数汝瓷,且为可供御之质,仍未得解。
明人重汝,称汝瓷底部支钉痕为「芝麻粒」,首见于万历十九年(1591年)高濂《遵生八笺》初刊。惜真品难得一见,乏汝瓷范本可依,尽管景德镇窑拟烧各朝佳品,未见仿汝。唯一例外者为一件蓝釉水仙盆,书宣德年款,乃景德镇御窑依照画中汝瓷而作(《明代宣德官窑菁华特展图录》,国立故宫博物院,台北,1998年,图版36)。及至清雍正始仿汝瓷,世宗曾敕将各式汝器南送御窑,以便仿制烧造。雍正十年(1732年),御旨烧造瓷品清单,记「铜骨无纹汝釉,仿宋器猫食盘人面洗色泽」以及「铜骨鱼子纹汝釉,仿内发宋器色泽」(Stephen W. Bushell,《Oriental Ceramic Art: Illustrated by Examples from the Collection of W.T. Walters》,纽约,1986年;重刊版,伦敦,1981年,页194f)。雍正七年(1729年),内务府活计清档列各式汝窑笔洗三十一件,或有铭文,珍存于可能来自日本之洋漆箱中(台北,2006年,页25),记载为镌有刻文者,皆与现存台北藏品吻合。雍正六年至七年间(1728-29年)绘制〈古玩图〉二卷,其中描绘数件御藏汝瓷,如一件金属扣口水仙盆(下列编号7,并见康蕊君,〈Art in the Yongzheng Period: Legacy of an Eccentric Art Lover〉,《Orientations》,2005年11/12月号,页65右上),及大维德基金会藏一汝瓷盌(编号17,见《盛世华章》,英国皇家艺术学院,伦敦,编号168左下)。
乾隆帝对汝瓷赋诗咏叹,且命宫中匠人镌文于器,致使汝瓷名气更胜从前。传世汝瓷八十七件中,二十二件刻有其御题诗。高宗略欠明辨汝瓷之识,时有错认,更曾误将先父在位时仿汝器以为宋时真品,镌诗咏赞(前述出处,编号197)。

香港蘇富比拍卖有限公司
香港蘇富比拍卖有限公司香港蘇富比拍卖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