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重提示】近日有有部分境內公司冒充本公司名義,征集藝術品,又有冒充本公司官方網站,請全球藏品注意,謹防受騙。如有受騙請找當地執法部門舉報。本公司正規合作單位名單(全球代理)等單位。[solemn note]In recent days, there are some domestic companies posing as the company's name, soliciting works of art, and posing as the official website of the company, please pay attention to the global collection, beware of being cheated. Please report to local law enforcement if you are deceived.
收藏名家
热点推荐
曹大铁(著名的词家、诗人、画家、书法家、篆刻家、收藏家)
文章来源: 香港皇室贵族拍卖有限公司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7-06-13 14:23


曹大铁

曹大铁(1916--2009),江苏常熟人,原名鼎,字大铁,又字若木,号尔九、北野、若木翁、寂庵、寂翁、废铁、大铁居士、菱花馆主等,斋名“半野堂”、“菱花馆”、“双照堂”,江苏常熟人。从杨圻先生作诗、入张善子张大千昆仲门墙习丹青、叩于右任先生学法书。主攻土木工程余绪诗词书画,均臻上乘,有声海内。年少席丰厚履裘马清狂;中年慷慨任侠目不容俗;晚岁潜心格致醉心六法。 习绘事,功力深厚下笔有神,苍浑渊穆名播中外; 善收藏,见论高绝法眼独具,所藏名物蟫林所重; 耽右椠,版本目录过目不忘,辨析精微独树一帜, 著韵语,诗词乐府波澜壮阔,纪事详实文辞典雅; 攻土木,年轻位高学有专着,演算精湛卓有大成。“五十四米高钢筋砖烟囱”创举被列为国家通用设计。间亦司古泥法治印。 柳恽之才不及其身,数者融通诸法合一,非凡人之力可逮,实天下一奇才也!并被喻为常熟末代藏书家,而作为为土木工程专家,而兼擅诗词书画等等,乃罕觏奇才。
 
中文名
曹大铁
别    名
若木、尔九、北野、若木翁、废铁、大铁居士、菱花馆主
国    籍
中国
民    族
出生地
江苏常熟
出生日期
1916年
逝世日期
2009年
职    业
词人、鉴定家、收藏家、书画家、高级土木工程师
毕业院校
上海之江大学
主要成就
古典诗词、书画艺术、文物鉴定、文物收藏、版本收藏、土木工程
代表作品
《梓人韵语》、《中国山水画流派概论》、《西邻志稿》
 

人物简介

编辑
曹大铁是我国著名的词家、诗人、画家书法家、篆刻家、收藏家、版本目录学家、书画古籍鉴定家、学者、作家,被人们尊称为了“江南大才子”和“中国真名士”。
曹大铁先世为元末巨富,曾斥资重建名刹大慈寺。祖上经营渔业,开商行。[1]  一生的经历,漫长丰富,跌宕起伏,传奇曲折,非常坎坷。
他能书善画,喜爱收藏,精于鉴定,尤其对旧体诗词有很深的造诣。1987年5月,他与臧克家赵朴初、聂钳弩、荒芜、程千帆、李锐、程光锐、刘征、丁芒等人一起,被中国作家协会评为当代旧体诗词十大作家。
1993年,曹大铁自编旧体诗词总集《梓人韵语》出版发行,震动中国文化界。启功在北京为此书题签,范曾在巴黎为作者画像,序跋品评及赠酬唱和的人多为国内文化界翘首,如张大千、于右任、杨云史、吴湖帆、杨无恙、谢稚柳唐云、钱仲联、梅兰芳程十发等。该集包括《半野堂乐府》、《菱花馆歌诗》及《大铁词残稿》上下篇。收诗词近千首,43万字,创作时间跨越半个世纪,是他人生的生动、深沉见证,也折射出历史社会的风云变幻。
生前为江苏省文史馆馆员、上海大风堂同门会副会长、美国纽约四海诗社终身社友、广西石涛艺术学会理事、《世界名人录》编委顾问、中华诗词学会会员、苏州市文联委员、常熟市文联艺术指委委员,同时又是位高级土木工程师。
著有《梓人韵语》、《大铁词残稿》、《菱花馆歌诗》、《半野堂乐府》、《中国山水画流派概论》、《西邻志稿》等,又主纂《张大千诗文集编年》。被人们尊称为了“江南大才子”、“中国真名士”和“奇才名家”[2-3]  ,并被喻为常熟末代大藏书家![4] 

荣誉成就

编辑

特出成就:

1、古典诗词
2、书画艺术
3、文物鉴定
4、文物收藏[5] 
5、版本收藏[6-7] 
6、土木工程

特殊荣誉:

1、中国当代旧体诗词十大作家[8] 
2、常熟末代大藏书家[2] 
3、版本目录专家
4、江南大才子[8-9] 
5、中国真名士”

个人著述

编辑
1、《梓人韵语》、
2、《大铁词残稿》、
3、《菱花馆歌诗》、
4、《半野堂乐府》、
5、《中国山水画流派概论》、
6、《西邻志稿》
7、《张大千诗文编年》
艺术特点

大铁诗赋

曹大铁一生极爱作词,从上世纪的30年代一直到本世纪初,其词的创作从未中断过,时间长达约70年,故其词不仅数量多,而且是质量很高,成就更大。他的词内容丰富,词藻优美,俊逸精妙,波澜壮阔,可说是才气纵横,且其词的篇制之巨,古今罕见。在艺术上,其词风蹑步苏、辛,并融明末清初的陈维崧、吴梅村、陈子龙、朱彝尊、纳兰性德等为一体,是词坛公认的中国当代重要词作大家。这正如国学大师、著名诗人兼词人的钱仲联 (1908-2003) 先生所言:“曹君之作,词胜于诗。”钱并赞曹词是“可补史事之不足,且事中又有大铁之人在焉,斯足当‘词史’,而无愧矣!”而一代大儒、国学大家程千帆先生亦评曹词是:“其辞美富,其风格清且雄,其义尤芬芳悱恻,有合乎风雅,传世殆无疑也!”
曹大铁的诗[4]  特别是其乐府诗,堪称其艺第二。他的诗是从青年时一直作到老年,也是数量极多。其诗崇尚古意,迹追汉魏齐梁,尤擅仿白居易长庆体,多作长篇歌行,大都序注本事,并常有长篇序言和诗注,动辄是数百行数千言,堪称为鸿篇巨制。曹大铁自谓其诗是“坚守白傅为时为事之旨”。故他的长篇歌诗,内容上多是写其所历所见之事,史实可靠,情感真挚,叙述生动,感人肺腑,可说是时代和人生的留影。著名诗人兼书画家刘征先生曾评曹诗云:“(其诗)服膺白傅为时为事之作,无一虚浮语。或感时忧国,慷慨悲歌;或述事写怀,铁板铿锵;或悼师怀友,情深词切;或悯弱怜香,回肠九转;……令人黯然魂消,忘其为诗为词,直倾耳于大铁以泪以声,诉其肺腑!”因而还有人评:“在中国旧体诗坛上,真正继承、发展了杨云史诗业的,实是曹大铁!”
曹大铁的乐府诗大部分是青少年时期所作,辞尚古意,间有寄托,追迹汉魏齐梁,时人爱之,名书法家邓散木曾书写其中的《渺渺词》30首。后此,他转学白居易长庆体,多作长篇歌行,自谓,坚守白傅为时为事之旨,这与他15岁时学诗于著名诗人杨云史有关。他说:“少年时尝问业于同邑杨云史先生,其五律不敢学,天分不逮耳。至其歌行,则渊源长庆体,心窃慕之。”
曹大铁的长篇歌行,堪称鸿篇巨制,动辄数百行数千言,大都序注本事,又数千言,气势如长江大河,一泻千里。唐代白居易的长庆体,到清代发展为吴梅村的梅村体,为古典叙事诗开拓了疆宇。杨云史在篇制规模上,又超越了梅村体,常有长篇序言和诗注,形成了杨氏独特的梅村体。在中国旧体诗坛上,真正继承、发展杨云史诗业的,实是曹大铁。他的《富乡歌》、《丹青引》、《善哉行》,都在300句至400句之间,比吴梅村《圆圆曲》80句长得多,甚至比乃师杨云史242句《长平公主曲》、292句《天山曲》都要多,从歌行体诗的篇制上看,古今罕见。非但篇制宏大,其歌行体诗内容上是时代和人生的留影,艺术上情深意切,感人肺腑,时人评为:“无一虚浮语,或感时忧国,慷慨悲歌;或述事写怀,铁板铿锵;或悼师怀友,情深词切;或悯弱怜香,回肠九转”。

大铁词章

曹大铁的词[5]  比诗数量更多,成就更大。钱仲联谓,君之作,词胜于诗,,并赞其词“可补史事之不足,且事中又有大铁之人在焉,斯足当词史而无愧矣。”他自上世纪30年代到80年代,词的创作未曾中断过,创作数量很多,其中大多数散失,《大铁词残稿》仅收搜寻所得的词调100目675首,故称“残稿”。这些词创作于他人生各阶段,有少年时期居绿墅湖庄、山环水佩的幽雅闲逸,有抗战时期寇患神州、出生入死的慷慨激昂,有解放后从业社会、发挥专长的欢欣愉悦,有中年蒙难、错划右派文革批斗的郁愤悲哀,有晚年安居乡里、潜心艺术的清澈安详。他词风蹑步苏、辛,并融明末清初陈维崧、陈子龙、朱彝尊、纳兰性德为一体,是公认的当代重要词家。
他的词才气纵横,波澜壮阔,词之构制,多一调连首,富于气魄。他最心折陈维崧,评论者也将他视为陈维崧词体的继承者。曹大铁《贺新郎》一调,连写67首,其篇制之大,在我国词史上,是自陈维崧作此调133首后,所未曾有过的。

大铁绘画

曹大铁的画[7]  ,则堪称其艺第三。虽然他从小就喜画、爱画,并拜了张善子、张大千[3]  二位大师为师,而且是从少年一直画到老年,但他仍然自谦言:“我的画,不如我的诗词。”他还常引郑板桥家书语评说自己的画是:“有些好处,则大家看看;若无好处,糊窗糊壁,覆盆覆瓿。”但在实际上,他作为大风堂的早期入室弟子,深得堂奥,同时又有着长期临摹古人名画的深厚基础,功底扎实,故其作画,不光是笔墨精深,且自有大千气派。故其所绘,有情有趣,精彩纷华。他的画还多巨幅、长卷,画面雄伟,气势逼人,如《虞山林壑图》长卷、《莲塘图》丈五匹巨幛、《湘君湘夫人图》、《五虎图》巨画等等,均为其大件代表作。同时,曹大铁于山水、人物、花鸟等画,都极擅长,工笔、写意,样样皆精,而且其下笔如飞,可谓是才华横溢。因此,据拍卖界的权威人士讲:“曹大铁散落在民间的一些画作,现在很有市场,价格不菲。”

大铁书法

曹大铁的书法,则要位列其艺的第四了。书法一道,可说是曹氏家传。大铁父曹菊生先生虽然学的是机械工程专业,但却深爱书法,擅写一手苏字,大铁母也能作晋唐小楷。在父母的影响下,曹大铁自幼也深喜书法,并从19岁开始从于右任正式学书。曹对于右任老师的书法、诗词等艺,推崇备至,于是他从于右任的草书入手,后更学元代大画家倪云林之书体。乃至到得后来,曹大铁的一手行草,常令书界众人叫绝,由此请他到处题书题字者,纷纷繁繁,络绎不绝。如在安徽合肥,他就曾书《廉泉亭记》,立于包公祠前;又曾书《包孝肃公传》,立于包公墓园内。而在常熟市的不少单位,以及虞山剑门、沙家浜、兴福寺、四高僧墓、方塔、维摩山庄……等等许多风景名胜之地,都有曹大铁的石刻书法。至于他在各种书、画、报纸、杂志、书籍、画册上的各种题字、题跋等等,那更是不计其数,数不胜数。故而陈从周认为:曹大铁的书法,与其诗词、绘画等一样,“成就声誉,出类拔萃”。由之可见,我国艺文界对于曹的书法,也是十分看重和极其欣赏的。

大铁篆刻

曹大铁的篆刻艺术,亦是其艺术体系中的一个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由于他深受恩师张大千的影响,也甚喜金石,毕生收藏了古今的许多名人印章、印谱等等,平时常常把玩、欣赏、品评、观摩、学习,空闲时又经常奏刀,这使得他的治印,起点即很高,堪称是古朴凝练,厚重刚劲,笔墨精深,雄浑有力,自然灵动,圆润丽华,疏密有致,极富变化。再加上他的篆刻,是章法严谨,技艺娴熟,制作精良,神韵俱足,又情趣盎然,深得汉魏六朝风气之长,同时兼学有乡贤篆刻大师赵古泥(1874-1933,赵是吴昌硕最杰出的弟子之一,系常熟“虞山印派”的重要传人)之法范。故曹在追探古玺、前贤中又自有创新,具有很高的艺术水平。只是多年以来,曹大铁的诗词、书画、收藏、鉴定等等名声,实在太大,乃至把他的高妙治印本领,也给“淹没”得是鲜为人知了。

人物故事

编辑

书画成就

曹大铁的本业是营造,攻土木工程结构,诗词是他的余业。故启功题签为“梓人韵语”。他本业也有造诣,曾发表《铜砼薄壳结构探讨》等学术论文,主持安徽淝河大桥、11层钟楼大厦、安徽二纺厂等结构设计。他就读之江大学,本通英语,又曾从语言学家方光焘学日语三年,因通日语,曾翻译日语书《船房夜话》。由于通外语,他的工程结构设计常能引进外国先进理念,在安徽工程设计界颇有名望。但本业毕竟自解放初到1957年反右即戛然而止,而诗词则贯串其一生,且成就声誉重于本业,故世人多以诗人词家目之,曹大铁多能,有“奇人”、“奇才”誉称。
曹大铁不仅是诗人词家,而且画家、书法家、收藏家,文物鉴定家一担肩挑。他自19岁在苏州网师园拜师张大千,并被张大千收为关门弟子,到68岁时接到大千师在台湾临终前嘱家人赠寄的画集,50年师生之谊历久常新,传为画坛佳话。他虽自谦画不如诗词,并引郑板桥家书语说自己的画:“有些好处,大家看看,若无好处,糊窗糊壁,覆盆覆瓿”。他自记年轻时习画不认真,曾被大千师训斥:“一天到晚,吊儿郎当,不好好作画,辜负了你的一支笔”。但毕竟是大风堂弟子,且有长期临摹古人名画的深厚基础,其作画自有大千气派,多巨幛长卷,气势逼人,《虞山林壑图》长卷、《莲塘图》丈五匹巨幛、《为瞿秋白纪念馆作朱竹白石图》巨幛等均为代表作。比之诗词,曹大铁给人的感觉是懒于作画,即便是好朋友,也很难得到他的画。但他也有勤奋作画的时候,据自记,1964年返里后,“损眠忘食,百日之间,叠作山水,花鸟、人马四十五件”,由此可窥见他作画的横溢才气。曹大铁在“文革”时期一次即被抄没自作画130余件,可见他作画并不算少。据艺术品拍卖界人士说,曹大铁散落在民间的一些画作,现很有市场,价格不菲。
曹大铁提供了关于张大千的很多亲闻、亲见、亲历的珍贵史料,这是对张大千研究乃至中国现代绘画史研究的一个贡献。2001年至2002年初,他在中国人民政协机关报《人民政协报》的《春秋周刊》上,连续发表回忆张大千的文章《琐忆张大千先生》(上、下篇),《张大千先生和我》、《虎:张大千兄弟的宠物》(由金戈据其口述整理),每篇都列入“导读要目”。这些文章记载了张大千在苏州网师园时期、抗战敦煌时期、抗战胜利后上海时期的艺术活动和生活情状,都是鲜为人知的第一手资料。
曹大铁17岁从于右任学书法。于右任以草书名满天下。他在于师六十寿诞,呈词《满庭芳》,称“喜髯常潇洒,草圣崇封”。在于师七十寿诞,又呈词《八声甘州》,称“墨池清,鸿飞凤渚”,对于师的书法推崇备至。他从于师草书入手,后更学元代倪云林书体。一手行草,书界叫绝。在安徽合肥,书《廉泉亭记》立包公祠前,书《包孝肃公传》立包公墓园内;在常熟,沙家浜、虞山剑门、兴福寺、四高僧墓、维摩寺,都有其石刻书法。他的各种书画题跋,更是数不胜数。陈从周认为曹大铁书法,与诗词、绘画一样有“成就声誉”,可见文化界对他书法是十分看重的。

收藏精鉴

曹大铁爱好收藏,尤爱藏书,被誉为“常熟末代藏书家”。他藏书有家庭渊源,父亲曹菊生与旧山楼主关系密切,曾购得赵氏《旧山楼书目》。他本人古文底子极厚,又精于版本目录之学。其藏书继承虞山藏书派传统,注重善本,宋元刻本外,多数为明代刻本、稿本、孤本,价值高,数量也不少。据其《半野园曲》本事注载,被错划右派时,“善本图书四百二十六目,名画廿七件,悉数没入公库”。经反右、文革,尚存善本一百五十三种。
曹大铁对乡邦文献和常熟藏书家旧物的收藏极为注重,他藏有钱谦益《楞严蒙钞》手稿本、《明史断略》冯简缘写定本、毛扆精校《四书集注》、翁同和批校本《老学庵笔记》、汲古阁本《昭明文选》、陈揆撰《虞邑遗文录》等,这些都是很有价值的,有的还是稀世珍品。他除藏书外,还藏名人书画。他收藏的清人余秋室所绘《柳如是访半野堂小影》图轴及毕仲凯所绘《河东君便装小像》卷图,是钱柳研究的重要资料。前年曹大铁之子曹公度代表其父向常熟博物馆捐献的张大千《浣纱图》轴、钱瘦铁《木落秋远图》轴,即为其书画藏品的一部分。
曹大铁见多识广,精于鉴定,与国内文物鉴定泰斗级大师交往甚密,多有切磋。常熟名流、93岁曹仲道老人言曹大铁“涉文史,即识版目录,能别宋元抄校是非,尤精鉴书法名画,遇其善者,他人方眩惑迟疑,大铁立许巨金,满鬻者望而得之,其果决如此。”此话并非夸饰溢美。曹大铁《江城子·赠陈叔通先生》记一事:抗战初曹大铁到杨无恙上海寓所访杨,见案上放清代画家金冬心、罗两峰梅花图卷各一,观后曹说此为赝品,杨则以为真品,斥曹武断。正在争论之间,屋内一老者起立,赞扬曹独具慧眼,说杨判断错了,经介绍始知此老者是陈叔通,此二图是他的藏品。又,曹大铁《水调歌头·杭寓戏赠黄谦老》记一事:解放初,光绪十八年壬辰科进士黄炳元(字谦)与曹大铁在常熟鹤苑茶室喝茶,有苏州书商来兜售古籍,内有一册《唐赐铁券考》,黄断言为宋本,被曹否定。因为是忘年交,每天喝茶碰头,彼此无顾忌地争执起来。黄摆老资格,问曹“你知还是我知?”曹答:“是我知。文史之学当推你,而版本之学,我不能谦让。你是竖通,我是横通。”当时,在座的名人钱南铁也附和黄的看法。次日,曹大铁将相关书目资料十余种带到茶室,凡涉及之处用彩纸夹入。黄、钱两人翻阅后,皆默不作声,默认并非宋本。
以上所记二事,足见曹大铁文物鉴赏实有功力。曹大铁不同于一般的文物鉴定家,他将鉴定与收藏相结合,把文物鉴定与诗词记事、版本目录之学连为一体,形成自己特有的文物鉴定家面貌。
曹大铁这样的多能奇才,在现代常熟文化史上并不多见。盛誉之下,他做人却很低调,《梓人韵语》出版后,他亲自登门递赠,对晚辈受赠者也亲笔在书扉页处题称“吾兄教之,弟大铁呈”;他宽厚待人,和气可亲,绝无架子,年轻朋友人前背后都径称他为“大铁”,不加“先生”二字。有人调侃他有“艳福”,先后娶过几任夫人,他一笑领受;有人以“春夏秋冬一件衣,东南西北两条腿”调侃他生活不善打理,他也一笑领受。
2002年,曹大铁成植物人,至今已8年。开始时友人去探望,见他僵卧床上,眼盯天花板,嘴里喃喃自语:某画妙,某诗妙。后来就归于沉寂,一直不再说话,只是眼睛睁着,若有所思,若有所忆。94岁的老人,他是在漫漫追溯自己的人生路?他是在静静咀嚼艺术生命的滋味?

人与藏书

大铁先生是一位颇具传奇色彩的人,他出生常熟富豪之门,早年入东吴大学土木工程系,嗜好书画、词赋,曾拜张大千为师,成为大千最后一位入室弟子。大铁先生早先出入于上海十里洋场,潇洒风流,后被扣上右派帽子放逐安徽远地,遍尝苦涩,倜傥加坎坷的一生,一本十万字传记,也难以尽述。因此,我只想通过一部书和围绕这部书的传奇故事,来看大铁先生及其半野园藏书,这部书就是清康熙间翌凤抄校本《绛云楼书目》(以下简称《绛目》)。
大铁先生虽系出张大千先生之门,但其书画的造诣,我不是研究书画的,也没有看过许多大铁先生的书画作品,所以不敢妄加厚非评论。但是,大铁先生之才,在文学词赋方面尽展才华,我以为青出于蓝,远在大千之上。大铁先生的藏画水平不及先生大千,但藏书方面在当今却是不一般的。我想,这里恐怕有两个原因。一是大铁先生的故里常熟文化影响。中国江南藏书的盛极之地常熟,从明朝以来,有成就的藏书家绵绵延延,代不乏人,诸如杨仪之七桧山房;赵用贤、赵琦美之脉望馆;毛晋、毛之汲古阁;钱谦益之绛云楼;钱曾之述古堂;张蓉镜之小?福地;陈揆之嵇瑞楼;翁同和之彩衣堂,等等不能一一枚举。因而藏书是常熟所有读书人和文化人的自豪和骄傲,大铁先生生于斯地,长于斯地,深受这片土地滋育的乡土文化影响,喜好藏书,实不为怪。二是,在大铁先生的至交友朋中,有一位兄长是有名的藏书家,其人名唤张珩,这可是上个世纪中期中国收藏界一个不能小视的人物。张珩,字聪玉,浙江吴兴人,收藏室名韫辉斋,庋藏古籍书画极伙,内有宋刊本《忠经篆注》等。张珩与大铁先生是磕头换帖的把兄弟,从大铁先生的著作《梓人韵语》的十几首与张珩的词,可以看出张珩对大铁先生的影响,赘引一阕《贺新郎—失眠漫赋达旦示聪玉》词:“但寓目,青葙图史,教我佯狂声色近,觉先后,偕隐为同志,人朦,莫知旨”。
在上海一度经商贸易,得手大赢,收藏书画古籍,收购名人废园,结友会文,不惜一掷千金。
 
1946年在北京的张大千因购9卷古代名画,手头缺钱,电告曹大铁“有急用,速寄一千万元至颐和园听鹂馆”,他立即兑售黄金110两汇去,遂有“曹大派头”之雅号。乡梓文化和高人的指点,成就了大铁先生的藏书。购藏图书甚多,他的旧宅为明末钱谦益半野堂遗址,所以又故名其藏书室曰“半野园”。曾构思复建“后绛云楼”,后未果。藏画楼有“菱花馆”。其藏书多不被人所识,直到后人把他的藏书典卖,当代藏书家韦力出巨资160余万元,购得所藏20多部,其中不乏珍品和秘本。他的“半野园”藏书,大都以抄本居多,曾收藏有善本图书426种,名画27件,后来被收入公库。现存《藏书目录》所载善本153种。如钱曾《读书敏求记》,赵氏“小山堂”抄本;钱谦益手稿本《楞严经疏解蒙抄》、《明纪北略》,《四书集注》明刻本,毛手校,吴翌凤抄校的《绛云楼书目》、赵宗建手写《旧山楼书目》等。1950年,曾通过徐森玉割让名抄校本10种。2000年上海博物馆副馆长汪庆正、南京图书馆沈燮元一行3人对曹大铁所藏书画、古籍进行鉴定。藏书印有“曹大铁图书记”、“曹大铁收藏印”、“菱花馆”、“半野园珍藏”等。[11] 
参考资料
上一篇:蔡铭超(内地著名收藏家)
下一篇:没有了